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投资诚信——最小投资,最大回报!
2011-11-15 21:43:06 来源: 作者: 【 】 浏览:385次 评论:0

  “子承父业”在中国大陆曾是一个传统,中国经济发展30年,社会财富正是需要承上启下的时刻,父子两辈企业人同样处于承接的关口。在这个财富传承的时代,他们各自在准备着什么?如何建造属于中国的百年望族?2011年8月22日,财经频道特别制作《开播两周年特别活动——高朋满座》,将就这些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并给予解答。期间,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和江苏远东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蒋锡培作为评论嘉宾参与了这次大讨论,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伟鸿:在今天请上第三组客人的时候,在旁边有人说,今天这组客人混搭,因为在不同领域,新经济时代异军突起的张朝阳先生,一个现代制造业当中独领风骚的蒋锡培先生,一个虚拟,一个实体,从他们今天不同的着装风格当中,也看出这样一种混搭,我们这一节谈话主题是诚信,所以请两位很诚实地回答我们,张朝阳先生有没有想过穿成这样来到我们《高朋满座》现场。

  张朝阳:没有。

  陈伟鸿:蒋锡培先生也没有想过穿成这样?

  蒋锡培:我真想过。

  陈伟鸿:因为在制造业当中互联网充满想象和期待。

  蒋锡培:朝阳比我小一岁,他64年,我63年,我们都是一个年龄段,一穿一套西装。

  陈伟鸿:朝阳比你年轻,还要拉成一样年龄段,还勇敢说差一岁。他们对诚信话题共同有追求,两个人公司非常大,你们七千人,搜狐呢?

  张朝阳:四千多人。

  陈伟鸿:老板知道诚信,还不足以为奇,最重要让每个员工,让1/4和1/7都能感受到企业传承追求,怎么做到这一点。

  张朝阳:我们做企业的文化有几条,第一条诚信、公平、公正,我们把几条写在每个员工的工卡上,第一个诚信、正值、公正公平,英文叫(英文)。

  陈伟鸿:这是企业文化当中第一条。

  张朝阳:对,挂在这儿,随时随地,每天都要看。

  陈伟鸿:如果出现这样不诚信状况,这么大公司,能够在第一时间知道吗?

  张朝阳:我们有一个吹哨制度。

  陈伟鸿:什么叫吹哨制度?

  张朝阳:每个员工有权利举报上级,有不诚信、不好行为,直接报到董事会,每个季度董事会,都会审查本季度有多少哨子被吹了,有什么严重问题没有。

  陈伟鸿:所以把它摆在一个非常重要位置上,可以完全直线报到这里。

  张朝阳:不是到我这儿,董事会,我有问题,也是董事会来审查。我尽管是董事长,董事会只有一票,独立董事。

  陈伟鸿:蒋先生,在你们这儿,七千人怎么能执行诚信准则?

  蒋锡培:我们叫和灵文化,和谐共赢,与时俱进,和灵文化就是发展文化,我们要求每个员工对所有做的事情要负责任,我们招聘员工要有诚信卡,另外在其他工作过前一个单位、两个单位,两个单位必须有一封推荐信,否则的话不会招收你。另外有了问题,我们也会记录到诚信卡当中,劳动合同期满以后,你想离开等等,反正提交下一个工作单位去,这个确确实实非常有效。

  陈伟鸿:但这种做法似乎阻碍了你挖人的可能性,如果要挖人,上一家肯定不会出具诚信表现记录或者证明对不对?

  蒋锡培:这个确实也是损失很多机会,因为很多人虽然优秀,我也看上他,但是他自己也怕麻烦,同时也许可能就是对方也不给他出具这样一个推荐信,希望留住他。在这样情况下,确实还是有一定的苦恼和迷茫。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要坚持住,能够给这样一个引导和明哨,使得我们每一位员工有这样诚信意识,同时也使得他们能够对遵守他们的诚信诺言。

  陈伟鸿:两家企业都非常看中诚信,有的时候我们说诚信有价,有的时候我们更愿意说诚信无价。对于两位来说,在你们个人经历当中,是不是有曾经感受到诚信的力量和价值的时候,我知道在蒋锡培先生创业过程当中,曾经有一度是欠了30万的外债,是吧?但是这个时候还是有人愿意借钱给你?

  蒋锡培:很不容易,学校毕业以后,修钟表,办小企业积累了二三十万块钱,不久亏光了,还负债了差不多30万。那个时候感觉到天塌下来了,压力太大了,一万块钱不容易,何况欠了这么多债,好不容易赚的钱也没有了。但是由于从小我父母也教育我们,就是你只要做事诚信,你平时愿意帮人家,人家也愿意帮你,你倒茶给人家喝,就是给自己喝,你搬凳子给人家坐,就是搬凳子给自己坐,不会亏本,另外金杯银杯不如人家的口碑。我在修钟表办小企业的时候,乡里乡亲有困难的时候,我肯定尽力帮助他们,我发生困难的时候,他们也帮了我,使得我有翻身的机会。

  陈伟鸿:其实越深刻的道理,孕育在简朴语言当中,长辈的这些话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对诚信投入更多的力量。张朝阳先生穿梭于中国跟美国之间,对中西文化非常了解,如果中国人,从小接受父辈的教育,就会说到“诚信是金”这样一个概念。你在美国工作和学习的时候,在那样一个环境里,感受到他们对于诚信的追求和我们中国对于诚信追求有相同和不同的地方吗?

  张朝阳:我觉得还是成熟度,美国非常成熟,社会监察机制,容忍非常小。

  陈伟鸿:有什么样的表现,让你觉得他们对于诚信体系是非常成熟的?

  张朝阳:如果说到我们公司具体的企业的这种刚开始就是比较细化的管理方式,比如说公司的关于诚信,我分两部分,一部分对公司我本人和公司员工的要求,一个是企业对外部社会的诚信,比如说对公司本身的要求的话,公事和私事分得非常清楚,甚至我出去吃饭,如果我吃的这顿饭跟公司业务关系不大,我不要发票也不报销。公司配车,董事会通过给我买一部车,给我配一部车。我要用其它车,我都自己花钱买的,包括每个人,包括其它员工,他的报销,以及他在全职在搜狐工作,他在外面如果有兼职,也是要通过,必须公开的,必须报上来同意的,包括每个员工、高管,担任独立董事等等,都必须是透明的,这是一个非常高的要求。再低一点要求,我们的员工不可以拿回扣,比如说我们的媒体平台,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私下,如果作为一个企业广告的话,可能我们有广告的这种报价和整个这样一个条例,那么部门的话不可以,如果到个人的话更不可以了,如果某一个编辑可以收一点钱,可以发一个消息,这种行为,被视为极端不成型,如果收钱,立马解雇,所以对于公司内部员工。我还可以举一个例子,当时包括公司高管亲戚到公司来,我当时一个亲戚要到公司来,他要做一个业务,这个业务用他会比较好,因为是我的亲戚,所以这个问题上升到董事会了,其实是一个很小的业务。其实我们应该理解一个词叫做兴趣相抵,就是我们碰到兴趣相抵的情况非常多。英文叫(英文),经常有兴趣相抵,这种兴趣相抵的话,如果不理解到它是一个最大不诚信的话,如果在兴趣相抵的情况下还忽视这一点,那就是相当大的不诚信,所以这个是对公司内部的要求。如果作为公司对社会的要求,那就是更多的要求了。比如说我们的媒体报道独立性,我们不会因为,包括我们竞争的时候,法律不完善,竞争的时候,导致更大竞争力,不会做,如果我们短期赚更大的钱,牺牲企业价值、长久发展安全性,所以这个对内对外都是很,我觉得现在这个是对我们一个公平的市场竞争的环境下,还没有达到完全公平竞争的情况下,对企业要求非常高。

  陈伟鸿:在这样一个市场环境之下,大家都在呼唤诚信的力量,在两年前的秋天,我知道张朝阳先生和搜狐继承诚信大旗,成立“反盗版联盟”,这件事情当时出现很大的互动,是不是出于诚信?

  张朝阳:三年前打盗版这是更高的要求,站起来,产业发展下去发展不了,无论从公司利益、产业利益、国家利益,必须打击网络视频盗版,正因为三年前打击视频盗版,没有人站出来,枪林弹雨,很多人找人,找各种政府关系给我打电话,别这样做,这样做我们很危险,这样做我们没有饭吃了,正因为我们勇敢地站出来,我们说企业要发展,不只要发展、成功,而且赢得尊重情况下成功很多盗版,好莱坞影片在中国完全盗版,在世界上,我们国家没有面子,正因为三年前站出来,打击盗版,联合各方面力量,还有政府,所以才有今天中国影视剧的繁荣,因为大家都不盗版了,这个是我们拔高的要求。

  陈伟鸿:但是这样一种奋斗,有的时候会显得比较孤单,在这样一条反盗版道路上,肯定还会有很多人依然继续走盗版的道路,当然从诚信的角度而言,反盗版毫无疑问是非常非常必要的,我想问问蒋锡培先生,在我们的制造业领域,肯定也有你所不愿意看到的,因为现在大家跟社会的浮躁风气一样,我们拼命地追求利润,追求市场份额,追求用户的数量,而忘记了我们出发的时候必须要背上的诚信的书包。我不知道在你的行业当中,你会不会遇到类似的情形?

  蒋锡培:其实现在社会上这个情况非常普遍,我们行业也不例外,十年前,我们很多产品都是不合格、伪劣超过90%,十年后的今天,差不多还有2/3是不合格的,是伪劣的产品。那么我们在期间坚守一条,我们一定是要为国家负责,也是为自己负责,因为我们已经过了养家糊口的时代,我们需要去做一些倡导好的环境的事情。因此现在在我们招投标过程当中,我们肯定会有一份函给对方,如果不对产品进行全性能检测,我是不会投标的。人家问为什么会这么牛,错过这么多的机会,并不是人家都会面试,确实是这样。在这几年当中,我们管理层经常有很多抱怨,因为错过太多机会,但是由于我们坚持了这一条,才使得我们今天有这样一个市场领军企业地位,才有了今天的信任,而且确确实实我们行业当中有很多人,也在响应这样一个做法。我觉得这样的环境,一定要政府监管到位,很多是缺位造成的。另外我们作为企业的话,你要诚信,你要自立,还要用户要加强管理,不要说好好坏坏,只要价格低的从来不检查。因此这么大国家,这么多房地产,其实用的很多产品,都是让人非常的担忧。

  陈伟鸿:确实是,其实诚信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我们都知道它是现代文明的一个重要的基石,但是现在让我们感到困惑的是,为什么这么多人,他们在创造财富的道路上,往往将诚信抛在了脑后,我们看到的一系列的事件,无论是食品领域的,无论环保领域的,无论互联网领域的,往往都会出现这样、那样诚信危机,让我们对这个时代,让我们对这样一个环境产生这样或者那样的担忧。两位,你们也是做企业的,能不能告诉大家,我们到底该如何面对今天社会的这种困局,我们对企业家要求太高了,还是企业忘记了他们本该拥有的诚信?

  张朝阳:我觉得现在就是一个不诚信或者是不诚信的行为的后果,比较少,就是惩罚的力度不够大,所以我们的司法,我们的监管,我们的这种让很多人在不诚信,想做一些不好的事情,开始做之前,就意识到后果很严重,比如说就像我们的酒驾的,现在很多人一想喝酒,高晓松进去了,我别喝了,所以任何要严厉地执法,有法一定要严厉地执、严格执行,如果没有严格执行,什么都可以糊弄过去,犯了罪,做了什么错的事情,随便找找人就可以搞定,最后大家没有关系,都可以搞定,整个监管环境应该更加严格、更加依法治国。那么从做企业本身角度来讲,在企业竞争及其激烈的情况下,我们的企业家不要那么急功近利,甚至从个人自私的角度要考虑企业安全性,你可能现在监管不严可能通过,我们搜狐企业就是坚决地不去贿赂,坚决不贿赂,那贿赂这件事就很危险,可能因为在一段时间,花了钱了或者把什么搞定了,在某个方面获得了优势,使得你能够打败了竞争对手,获得了一定的市场份额,但从长远来讲,这个公司是很危险的,因为总是会监管更透明的时候,那你那个时候就完蛋了,所以我讲究第一,我们搜狐要成功,很重要,但是第二我还讲到,要成功的情况下,还要快乐的成功,晚上能睡得很好,睡得着觉,我不操心什么事情,我没有做不什么不诚信的事情,不仅现在要成功,10年、20年以后还要成功,这个原则。

  陈伟鸿:互联网业界有竞价排名的方式,这也是失信的做法,这样的做法在美国会受到什么样的惩处,你觉得今天对于失信人的代价可能太小了一点?

  张朝阳:在美国的话,因为首先司法找人没用的,很多消费者、商家知道起诉,一起诉麻烦大了,律师特别多。

  陈伟鸿:这家公司倒闭。

  张朝阳:不仅倒闭,后果严重多了,所以很多人不敢不诚信。

  陈伟鸿:我想问一下蒋锡培先生,对于今天中国社会这么多诚信危机,你有什么看法?

  蒋锡培:我觉得我们做企业的,首先从企业自己做起,诚信是一种责任,诚信也是一种品德,你对你的员工毫无疑问要讲诚信,他感觉有安全感、踏实,另外你对社会有诚信才会得到认同,才有人买你的产品,其实投资诚信最小投资,收回最大。其实我们十多年以前,做了一点事情,让我们非常感觉很好。我们创业初期,请了一个总工程师,上海电缆高级工程师余正明,五次去他家,请回来当工程师,由于他在公司做出杰出贡献,给他终身成就奖,另外给他奖励,很多企业没有这样做法,我们一直做到他退休,一直到他去世了。同时我们还有一个员工,表现非常好,要提拔他了,结果发现他的硕士、研究生是假冒的,我们立刻追究处理,非但全公司通报记过处理,还要三年多时间……在全公司引起巨大反响,企业很难顾上社会上太多事情,现在社会给企业家压力本身很大,社会都希望企业家做得更好,成为完美人,但是很难,做好企业自己的事情还是有能力。

  陈伟鸿:给今天这些走在创造财富路上企业提什么建议,让他们时时刻刻感受到诚信的力量。

  蒋锡培:我认为诚信是做人做事底线,如果这样底线都没有,意味着放弃了一个原则,放弃了这样一个追求,毫无疑问,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不好的。

  陈伟鸿:您愿意给企业家一个什么样的建议呢?

  张朝阳:我觉得就是在可能监管不够严格,或者是不够完善、不够透明情况下,成功和赢得尊敬有时候是矛盾的,所以我觉得宁肯有一个小的成功,而保持诚信,而不是为了一个暂时大的成功丧失诚信,所以我们不仅要宣扬财富的成功,而且要宣扬赢得尊重的成功,这个词非常重要。无论是刚才说的行贿与不行贿,搞定不搞定,还是现在环境危机,企业对环境的污染,还有对整个社会,包括我们的媒体平台,是不是能够比较公正、独立地来报到,而不是收到什么一些这种作为广告,或者公关一些费用,而给一个偏向,都是反映在各个方面,我跟大家说的,尊敬非常重要。

  陈伟鸿:张朝阳先生常常说,希望自己能够活到150岁,你能不能在这儿憧憬一下,当你活到150岁那一天,互联网行业的诚信会是一个什么样的面貌,能不能给大家憧憬和描述一下?

  张朝阳:一百多年前以后的事,世界大同,全世界都是好像没有什么国家的概念了。然后全世界都一样,我觉得社会将会非常的透明,然后应该是这样的。

  陈伟鸿:你还别感慨一百多岁的事,今天坐在对面蒋锡培先生说不定能帮你圆这个梦。如果消息确切,生物只要领域有一个新突破,可以让人活到150岁,而且细胞能够完整保存下来,是不是有这样一个药?

  蒋锡培:朝阳这个药,希望活到150岁这不是他个人心愿,千百年前大家都是这样,七八十年前,我们寿命都是73岁,没有青霉素、链霉素这样的药物,现在已经超过80岁,为了延长生命,周围人寿命活到一百岁没有问题,平均到一百岁,关键还有一条,一百岁还能生儿子,快快乐乐。

  陈伟鸿:到一百岁还可以生儿子,他知道你还未婚,替你考虑了后代问题。

  张朝阳:我刚才说活到150岁,不是靠药物,本身人的状态,人要健康,最重要是第一是心情好,第二是运动、饮食,包括运动也包括瑜伽、中医很多方法,第一要心情好,跟今天主题相关,怎么做到心情好?就是不操心,放下。怎么做到不操心?诚信。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

  蒋锡培:所以朝阳先生,光保持这样好心情,每天锻炼,活120岁还是可能,但是活到150岁,不跑胚胎干细胞很难。

  陈伟鸿:不过我很欣赏张朝阳先生刚才对于长寿全新解读,因为你要放下,因为整个环境是诚信,没有需要你操心、担忧的事情,所以你可以快乐地享受每一天,我相信诚信在未来道路上一定都是我们持之以恒去探索、去追求的,其实自古以来诚信就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大家都知道孔子曾经说“言必信,行必果”,中医当中有类似记载“诚之道,人之道”,诚信应该对己、对他、对世界一份信任和尊重,我们每个人都不希望自己会被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让我们从自己做起,从身边这些小事做起,向诚信迈进一步,让我们的生活的空间能够拥有更洁净、更温暖的空气。谢谢两位在现场跟我们分享你们对诚信的解读。谢谢!

 

 

189
Tags: 责任编辑:zhujp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让包容成为上海魅力的特质 认同差.. 下一篇市场效率决定国家竞争力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