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特朗普冲击及其影响
2017-02-06 08:28:55 来源: 作者: 【 】 浏览:100次 评论:0

本文作者: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特朗普对贸易的看法是错误的。我交谈过的所有美国经济学家,没有人认为制造业可以大量地回到美国,部分是可以的]
  [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国内贫富差距在扩大。以美国为例,1993年到2015年,收入最高的1%的人,其收入增长达到95%,而其他99%的人,收入增长只有15%。]
  特朗普竞选时和竞选后的言论及他所任命的官员引起了全球的高度关注。他当选的原因是什么?对外及经济政策会怎样?对全球及我们会有什么影响?能够带给我们哪些有深度的思考?这是本文将要讨论的问题。
  特朗普为何能当选
  特朗普当选为第45届美国总统不是必然的,其中既有一些基本的原因,也有一些偶然的因素。这些偶然的因素包括俄罗斯黑客的干预,在大选前一个星期,美国联邦调查局重新调查希拉里的电子邮件,对大选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但美国那么多选民支持特朗普,特别是三个传统民主党铁票仓——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转向特朗普,这背后是有原因的,主要有以下几条:
  第一,金融危机使精英阶层的合法性和可信度受到严重损害。一般普通百姓认为,精英阶层应该对金融危机的发生负主要责任。危机发生九年多以来,经济一直没有很大的起色,平民大众受到了非常大的损害,因此激起了可以简单定义为反建制(anti-establishment)的一种思潮,一种运动,包括去年的英国“脱欧”,包括这次的特朗普当选都受到它的影响。
 第二,全球化极大地促进了世界经济、贸易的发展,但它也有一定的负面影响,主要是利益分享的不对称、不平等。首先,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国内贫富差距在扩大。以美国为例,1993年到2015年,收入最高的1%的人,其收入增长达到95%,而其他99%的人,收入增长只有15%。其次,全球化的受益情况在每个国家内是非对称的,有隐性和显性、个体与集体之分。我们把商品输送到美国,使美国商品价格下降,每个美国人都得到好处,每年可节省几百到几千美元,但它是隐性的,不太容易感觉到;而中国低端劳动力密集型商品畅销美国,造成美国同类产业工厂外迁或倒闭,工人失业是显性的,很容易感受到。从个体与集体的角度来看,集体得到好处往往感受不强烈,而个体受到损失则是切肤之痛。
  第三,白人在文化和心理上有很强的优越感。曹德旺讲话中谈到,美国蓝领工人工资是中国蓝领工人的八倍,而白领工资是中国的两倍。从这里可以知道,美国很多蓝领工人并不愿意做一般流水线的工作。在美国,最苦最累的活美国白人是不做的,比如打扫等工作都是移民、非法移民在做。白人抱着这样一种优越感,受到了冲击,比较失落。我觉得这一点也很重要。因此,可以看到,这次特朗普上台得到了中西部很多白人的支持。
  第四,技术进步推动了生产力的快速提高,使社会整体受益,但它同时带来了生产关系的变革,并不是每个人都在其中受益。数据显示,美国的失业将近80%的原因是技术进步,而不是对外贸易,尽管很多人并不接受这一点,但这一条也是很重要的。特别是互联网技术,它具有明显的收敛性,容易形成自然垄断,赢者通吃的局面。比如Facebook上市的时候,其市值与通用汽车相同,但其雇员只有几千人,而通用汽车在全球拥有25万员工。
 第五,社交媒体的兴起促进了信息的共享和传播,但也使得极端的观点容易得到加强和呼应,而理性的声音则容易被边缘化。特朗普作为社交媒体兴起后当选的第一任美国总统,这种新媒体也在其中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最后,“厌女症”阴魂不散,许多白人不能接受女性作为一个总统。调查显示,52%的白人不喜欢希拉里当选。相比而言,白人更能接受奥巴马一点。他们不喜欢奥巴马的比例,一次大选比希拉里低20个百分点,另一次低32个百分点。
  特朗普的政策取向
  特朗普的政策涉及很多方面,但其中有两个方面对我们的影响比较大,分别是对外政策和经济政策。
  在对外关系方面,以下几点值得关注:第一,特朗普不以意识形态为导向;第二,他比较针对穆斯林国家,包括移民,因此以后中东的政策会有一些变化;第三,他要求盟国承担更多义务,包括韩国、日本和欧洲;第四,他要改善与俄国的关系;第五,他将中国作为威胁。他错误地把美国的就业问题归咎于中国,但是他又非常相信这一点。他用了对中国最敌视的纳瓦罗做贸易委员会的主席。
  从长期来讲,特朗普的对外政策未必有利于美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期,美国奉行的是孤立主义的政策,不想参与战争,但最终还是被拖入了战争。因此,战后美国吸取了两次世界大战的经验教训,主导了战后国际秩序的重建,包括联合国、WTO、IMF、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都是在这一时期建立的。尽管这一套国际秩序,包括其中的经济秩序存在着种种缺陷,但它至少避免了重大战争的发生,促成了二次大战以来的长期的和平和发展。而特朗普当前的对外政策基本上是在推翻这样一个国际秩序,改为一切以“美国优先”为主。这是一种短视的选择,也许有利于美国的短期利益,但从长期来看,未必于美国有益。

 在经济政策方面,尽管有些地方还不是很明确,但有几条是清楚的。第一,减税。企业所得税从最高的39%降到15%;第二,扩大基础设施投资,他计划执行一个1万亿美元基建计划;第三,贸易保护主义;第四,简政放权。除贸易保护外,其他几项都将在短期内有利于美国经济的复苏,近期美股的上涨正是对该预期的反应。
  但上述政策能做到什么程度是不确定的。很多东西都要通过国会批准,特别是减税。减税以后,政府的开支怎么样?一方面减税,收入减少;另一方面又要扩大基础设施投资,会造成政府赤字增加,国会能不能同意?
  贸易保护主义是最容易做的,因为总统有权限,如果他认为国家利益受到威胁,可以不经过国会就对特定商品征收15%的关税。当然,他威胁的要对中国征45%的关税,这个还是有比较大的难度。最关键的是,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建立在他错误的理解之上,即使他对中国商品征收更高关税,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会减少,但美国的贸易逆差总额不会有大的下降,而是会转到其他国家,比如越南、柬埔寨等。
  特朗普还扬言要对一些商品征收边境税,比如对坚持在海外设厂生产后销往美国的汽车和汽车零部件。边境税的征收违反WTO规则,会遭到其他国家的抵制,也必将不利于美国,可谓损人不利己。1930年,美国曾出台《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把2500多种产品的关税平均提高了59%,其贸易伙伴纷纷采取报复手段,比如意(爱基,净值,资讯)大利对美国汽车征收双倍关税,使美国汽车在意大利的销量降低了90%。最终这一法案沉重打击了美国的出口工业,也使全球贸易遭受重创。
  此外,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没有提到收入分配制度。他寄希望于涓滴效应能够发挥作用,但过去几十年的事实证明,涓滴效应并不能解决美国的收入差距问题。

 特朗普政策的影响
  第一,全球战略格局有可能发生较大的变化。过去尼克松访华的时候,是美国拉中国对付苏联,美国获得了很大的成功。那时候中美能走在一起的基础是什么?是有战略上的需求,当时我们跟前苏联的关系存在很大问题,毛泽东主席做了一个正确的决策。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基础,我们后来实行对外开放,中国才走出现在这样一条道路。前苏联崩溃以后,这个战略基础其实已经动摇了,但由于中美经济上相互来往,因此还能维持平衡。现在,从特朗普的角度来说,他认为经济上中国是美国最大的一个威胁。反过来,他认为俄罗斯在经济上没有威胁。这也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观念,美国有些学者早就鼓吹美国联俄抗中。这是很大的变化。我不是说这件事一定能做成,特别是对俄罗斯,美国共和党有很多反对意见。
  第二,对国际经济秩序可能的颠覆。特朗普对贸易的看法是错误的。我交谈过的所有美国经济学家,没有人认为制造业可以大量地回到美国,部分是可以的。曹德旺讲得很对,但其中的内涵需要琢磨。对于一个生产浮法玻璃的企业,到美国开厂完全对。因为浮法玻璃在美国有很大的市场,它的生产要用到大量的天然气,能源成本是整个生产成本的40%,而美国天然气价格是中国的1/5。当然应该去,可以去。但美国的人工还是很贵的,因此制造业不是说回去就回去的,大量回去是做不到的。并且,社会问题不同于自然问题。自然问题在实验室同样条件下可以再来一次;社会问题无法在同样情况下重复,工厂出去了就很难再回来了。
  如果真的跟中国发生贸易战,特朗普讲过美国可以离开WTO。尽管他在竞选时说的很多话不见得能做到。有些他是说说的,有些美国国会不会让他做。但是我们一定不能低估。竞选时他说美国要在墨西哥边境修墙,要墨西哥出钱。尽管竞选后他说不一定是“墙”,部分可以是“栅栏”,但确实正在做,先通过共和党提案垫付资金,以后打算对墨西哥非法移民向其国内的汇款收钱来填补。因此,不要以为他不能做,有一些是可以做的。
 第三,贸易保护主义。国内有些人持乐观态度,以为打贸易战对大家都没有好处,所以特朗普不会真干。我觉得这种思维要不得,他如果就这么干,你怎么办?因此,中国要做好针对贸易战的准备。我与美国人讨论的时候,也跟他们讲,如果美国挑起贸易战,中国政府不可能不回击,这一点大家看得很清楚,双方都会损失,最好不要打贸易战。但是如果被逼到墙角,那也是没有办法,肯定要打的。
  第四,经济方面,美联储加息会很快。特朗普要减税、增加基础设施投资,为了遏制由此带来的政府赤字增加和通货膨胀趋势,美联储有可能会加快加息,美联储预计今年会加息三次。这在短期内将加大中国资本外流的压力和人民币贬值的预期。
  第五,作为一个非建制派的领导人,特朗普的很多决策行为具有不确定性和不可预测性,不能按照惯性思维简单下定论。我们以前分析国际问题受的教育都是所谓基础设施决定上层建筑,都是讲大问题。第一把手对一个单位影响大不大?一个国家同样如此,我们常常对领导人个人的情况分析不够,其实它是很重要的。特朗普个人的情况,他的行为举止、他的信仰、他做事的方法是有很大影响的。我们以往的思维是说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里,坏也坏不到哪里,美国总统上台时强硬,后来总归会软下来的。千万不要有这种思维,这是特朗普,他不是体制里面的人。
  此外,特朗普在竞选时说他将在上任第一天就把中国定为货币操纵国,但他后来改口了,表示可以先跟中国谈,然后再决定。我们首先可以在双边谈判中积极争取较好的可能,但同时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包括在极端情况下让汇率浮动。首先,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大方向是清洁浮动。人民币进入SDR篮子时,IMF也曾表示“希望中国政府在未来2~3年内基本实现浮动汇率”。其次,无论是经济理论,还是世界很多国家,包括部分发展中国家的实践都表明,浮动汇率对防止外部冲击是起作用的。因此,如果特朗普坚持定义中国为货币操纵国,放弃干预、允许人民币自由浮动也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反制手段。此外,特朗普在汇率问题上也对德国、对日本施加了很多压力。我们可以顺势而为,倡议在G20峰会下增加“4+1”,即G4加中国,汇率协商协调机制。

本文作者: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特朗普对贸易的看法是错误的。我交谈过的所有美国经济学家,没有人认为制造业可以大量地回到美国,部分是可以的]
  [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国内贫富差距在扩大。以美国为例,1993年到2015年,收入最高的1%的人,其收入增长达到95%,而其他99%的人,收入增长只有15%。]
  特朗普竞选时和竞选后的言论及他所任命的官员引起了全球的高度关注。他当选的原因是什么?对外及经济政策会怎样?对全球及我们会有什么影响?能够带给我们哪些有深度的思考?这是本文将要讨论的问题。
  特朗普为何能当选
  特朗普当选为第45届美国总统不是必然的,其中既有一些基本的原因,也有一些偶然的因素。这些偶然的因素包括俄罗斯黑客的干预,在大选前一个星期,美国联邦调查局重新调查希拉里的电子邮件,对大选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但美国那么多选民支持特朗普,特别是三个传统民主党铁票仓——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转向特朗普,这背后是有原因的,主要有以下几条:
  第一,金融危机使精英阶层的合法性和可信度受到严重损害。一般普通百姓认为,精英阶层应该对金融危机的发生负主要责任。危机发生九年多以来,经济一直没有很大的起色,平民大众受到了非常大的损害,因此激起了可以简单定义为反建制(anti-establishment)的一种思潮,一种运动,包括去年的英国“脱欧”,包括这次的特朗普当选都受到它的影响。
 第二,全球化极大地促进了世界经济、贸易的发展,但它也有一定的负面影响,主要是利益分享的不对称、不平等。首先,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国内贫富差距在扩大。以美国为例,1993年到2015年,收入最高的1%的人,其收入增长达到95%,而其他99%的人,收入增长只有15%。其次,全球化的受益情况在每个国家内是非对称的,有隐性和显性、个体与集体之分。我们把商品输送到美国,使美国商品价格下降,每个美国人都得到好处,每年可节省几百到几千美元,但它是隐性的,不太容易感觉到;而中国低端劳动力密集型商品畅销美国,造成美国同类产业工厂外迁或倒闭,工人失业是显性的,很容易感受到。从个体与集体的角度来看,集体得到好处往往感受不强烈,而个体受到损失则是切肤之痛。
  第三,白人在文化和心理上有很强的优越感。曹德旺讲话中谈到,美国蓝领工人工资是中国蓝领工人的八倍,而白领工资是中国的两倍。从这里可以知道,美国很多蓝领工人并不愿意做一般流水线的工作。在美国,最苦最累的活美国白人是不做的,比如打扫等工作都是移民、非法移民在做。白人抱着这样一种优越感,受到了冲击,比较失落。我觉得这一点也很重要。因此,可以看到,这次特朗普上台得到了中西部很多白人的支持。
  第四,技术进步推动了生产力的快速提高,使社会整体受益,但它同时带来了生产关系的变革,并不是每个人都在其中受益。数据显示,美国的失业将近80%的原因是技术进步,而不是对外贸易,尽管很多人并不接受这一点,但这一条也是很重要的。特别是互联网技术,它具有明显的收敛性,容易形成自然垄断,赢者通吃的局面。比如Facebook上市的时候,其市值与通用汽车相同,但其雇员只有几千人,而通用汽车在全球拥有25万员工。
 第五,社交媒体的兴起促进了信息的共享和传播,但也使得极端的观点容易得到加强和呼应,而理性的声音则容易被边缘化。特朗普作为社交媒体兴起后当选的第一任美国总统,这种新媒体也在其中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最后,“厌女症”阴魂不散,许多白人不能接受女性作为一个总统。调查显示,52%的白人不喜欢希拉里当选。相比而言,白人更能接受奥巴马一点。他们不喜欢奥巴马的比例,一次大选比希拉里低20个百分点,另一次低32个百分点。
  特朗普的政策取向
  特朗普的政策涉及很多方面,但其中有两个方面对我们的影响比较大,分别是对外政策和经济政策。
  在对外关系方面,以下几点值得关注:第一,特朗普不以意识形态为导向;第二,他比较针对穆斯林国家,包括移民,因此以后中东的政策会有一些变化;第三,他要求盟国承担更多义务,包括韩国、日本和欧洲;第四,他要改善与俄国的关系;第五,他将中国作为威胁。他错误地把美国的就业问题归咎于中国,但是他又非常相信这一点。他用了对中国最敌视的纳瓦罗做贸易委员会的主席。
  从长期来讲,特朗普的对外政策未必有利于美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期,美国奉行的是孤立主义的政策,不想参与战争,但最终还是被拖入了战争。因此,战后美国吸取了两次世界大战的经验教训,主导了战后国际秩序的重建,包括联合国、WTO、IMF、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都是在这一时期建立的。尽管这一套国际秩序,包括其中的经济秩序存在着种种缺陷,但它至少避免了重大战争的发生,促成了二次大战以来的长期的和平和发展。而特朗普当前的对外政策基本上是在推翻这样一个国际秩序,改为一切以“美国优先”为主。这是一种短视的选择,也许有利于美国的短期利益,但从长期来看,未必于美国有益。

 在经济政策方面,尽管有些地方还不是很明确,但有几条是清楚的。第一,减税。企业所得税从最高的39%降到15%;第二,扩大基础设施投资,他计划执行一个1万亿美元基建计划;第三,贸易保护主义;第四,简政放权。除贸易保护外,其他几项都将在短期内有利于美国经济的复苏,近期美股的上涨正是对该预期的反应。
  但上述政策能做到什么程度是不确定的。很多东西都要通过国会批准,特别是减税。减税以后,政府的开支怎么样?一方面减税,收入减少;另一方面又要扩大基础设施投资,会造成政府赤字增加,国会能不能同意?
  贸易保护主义是最容易做的,因为总统有权限,如果他认为国家利益受到威胁,可以不经过国会就对特定商品征收15%的关税。当然,他威胁的要对中国征45%的关税,这个还是有比较大的难度。最关键的是,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建立在他错误的理解之上,即使他对中国商品征收更高关税,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会减少,但美国的贸易逆差总额不会有大的下降,而是会转到其他国家,比如越南、柬埔寨等。
  特朗普还扬言要对一些商品征收边境税,比如对坚持在海外设厂生产后销往美国的汽车和汽车零部件。边境税的征收违反WTO规则,会遭到其他国家的抵制,也必将不利于美国,可谓损人不利己。1930年,美国曾出台《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把2500多种产品的关税平均提高了59%,其贸易伙伴纷纷采取报复手段,比如意(爱基,净值,资讯)大利对美国汽车征收双倍关税,使美国汽车在意大利的销量降低了90%。最终这一法案沉重打击了美国的出口工业,也使全球贸易遭受重创。
  此外,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没有提到收入分配制度。他寄希望于涓滴效应能够发挥作用,但过去几十年的事实证明,涓滴效应并不能解决美国的收入差距问题。

 特朗普政策的影响
  第一,全球战略格局有可能发生较大的变化。过去尼克松访华的时候,是美国拉中国对付苏联,美国获得了很大的成功。那时候中美能走在一起的基础是什么?是有战略上的需求,当时我们跟前苏联的关系存在很大问题,毛泽东主席做了一个正确的决策。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基础,我们后来实行对外开放,中国才走出现在这样一条道路。前苏联崩溃以后,这个战略基础其实已经动摇了,但由于中美经济上相互来往,因此还能维持平衡。现在,从特朗普的角度来说,他认为经济上中国是美国最大的一个威胁。反过来,他认为俄罗斯在经济上没有威胁。这也不仅仅是他个人的观念,美国有些学者早就鼓吹美国联俄抗中。这是很大的变化。我不是说这件事一定能做成,特别是对俄罗斯,美国共和党有很多反对意见。
  第二,对国际经济秩序可能的颠覆。特朗普对贸易的看法是错误的。我交谈过的所有美国经济学家,没有人认为制造业可以大量地回到美国,部分是可以的。曹德旺讲得很对,但其中的内涵需要琢磨。对于一个生产浮法玻璃的企业,到美国开厂完全对。因为浮法玻璃在美国有很大的市场,它的生产要用到大量的天然气,能源成本是整个生产成本的40%,而美国天然气价格是中国的1/5。当然应该去,可以去。但美国的人工还是很贵的,因此制造业不是说回去就回去的,大量回去是做不到的。并且,社会问题不同于自然问题。自然问题在实验室同样条件下可以再来一次;社会问题无法在同样情况下重复,工厂出去了就很难再回来了。
  如果真的跟中国发生贸易战,特朗普讲过美国可以离开WTO。尽管他在竞选时说的很多话不见得能做到。有些他是说说的,有些美国国会不会让他做。但是我们一定不能低估。竞选时他说美国要在墨西哥边境修墙,要墨西哥出钱。尽管竞选后他说不一定是“墙”,部分可以是“栅栏”,但确实正在做,先通过共和党提案垫付资金,以后打算对墨西哥非法移民向其国内的汇款收钱来填补。因此,不要以为他不能做,有一些是可以做的。
 第三,贸易保护主义。国内有些人持乐观态度,以为打贸易战对大家都没有好处,所以特朗普不会真干。我觉得这种思维要不得,他如果就这么干,你怎么办?因此,中国要做好针对贸易战的准备。我与美国人讨论的时候,也跟他们讲,如果美国挑起贸易战,中国政府不可能不回击,这一点大家看得很清楚,双方都会损失,最好不要打贸易战。但是如果被逼到墙角,那也是没有办法,肯定要打的。
  第四,经济方面,美联储加息会很快。特朗普要减税、增加基础设施投资,为了遏制由此带来的政府赤字增加和通货膨胀趋势,美联储有可能会加快加息,美联储预计今年会加息三次。这在短期内将加大中国资本外流的压力和人民币贬值的预期。
  第五,作为一个非建制派的领导人,特朗普的很多决策行为具有不确定性和不可预测性,不能按照惯性思维简单下定论。我们以前分析国际问题受的教育都是所谓基础设施决定上层建筑,都是讲大问题。第一把手对一个单位影响大不大?一个国家同样如此,我们常常对领导人个人的情况分析不够,其实它是很重要的。特朗普个人的情况,他的行为举止、他的信仰、他做事的方法是有很大影响的。我们以往的思维是说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里,坏也坏不到哪里,美国总统上台时强硬,后来总归会软下来的。千万不要有这种思维,这是特朗普,他不是体制里面的人。
  此外,特朗普在竞选时说他将在上任第一天就把中国定为货币操纵国,但他后来改口了,表示可以先跟中国谈,然后再决定。我们首先可以在双边谈判中积极争取较好的可能,但同时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包括在极端情况下让汇率浮动。首先,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大方向是清洁浮动。人民币进入SDR篮子时,IMF也曾表示“希望中国政府在未来2~3年内基本实现浮动汇率”。其次,无论是经济理论,还是世界很多国家,包括部分发展中国家的实践都表明,浮动汇率对防止外部冲击是起作用的。因此,如果特朗普坚持定义中国为货币操纵国,放弃干预、允许人民币自由浮动也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反制手段。此外,特朗普在汇率问题上也对德国、对日本施加了很多压力。我们可以顺势而为,倡议在G20峰会下增加“4+1”,即G4加中国,汇率协商协调机制。

9
Tags: 责任编辑:zhujp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中国宽带产业基金董事长田溯宁 专..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