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万达广场】海汇街商铺
首页 | 论坛 | 新闻 | 房产 | 分类 | 项目 | 访谈 | 会展 | 社文 | 便民 | 奢侈品

TOP

国际商务英语翻译中的文化信息等值研究
2006-08-20 15:20:04 来源: 作者: 【 】 浏览:10572次 评论:0
国际商务英语翻译中的文化信息等值研究 帅建林 (西南财经大学语言文化学院,四川成都 610074) 摘要:文化信息等值是国际商务英语翻译中所追求的深层面的对等。然而,文化差异总是导致国际商务英语翻译中原文文化信息的丢失,扭曲的发生。本文对文化差异引起的国际商务英语翻译中文化信息不等值的几种情况,以及对文化差异进行翻译调整等问题进行了较深入的探讨。关键词:商务英语;翻译;文化信息等值 中图分类号:H3151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 —3926 (2004) 02 —0370 —04 作者简介:帅建林,西南财经大学语言文化学院副教授,博士生。   国际商务英语是人们从事国际商务活动时经常使用的英语。它是以国际商务为语言背景的应用性英语学科。由于国际商务涉及到许多不同行业和领域,所以,国际商务英语涵盖了相关的各个领域的专业英语,如经贸英语、金融英语、经济学英语、会计英语、法律英语、广告英语等。因此,从教学的角度来看,国际商务英语的研究对象就应该是在有关特定语言环境下所使用的专门用途英语( ESP , Englishfor Special Purpose) ,研究其语言现象,研究英语在使用过程中由于行业,团体,功能等因素而产生的变体及其规律。其中,国际商务英语的翻译理论与实践应重点研究此类变体文本的翻译的特殊性和规律性。   一、跨文化交际与国际商务英语翻译   在国际上做生意意味着你将与讲不同语言生活在不同文化之中的人们有着频繁的接触。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进行交际的过程便是跨文化交际。任何不同文化之间的交往都需要在交流时克服异国文化的障碍,达到交流沟通的目的。众所周知,英语已成为国际商务、国际通讯和互联网的最佳媒体。作为全球商务语言,英语以它的多样性和易变性而著称,这就导致英语以多种形式存在并具有文化背景的多样性。英语在与其他语言的接触中成长,成为一种混合语言而不断迅速演变,以满足文化和交际的需要。   所以,国际商务翻译人员要特别注意本国文化与异国的文化差异,以及英语在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语义信息、文化信息差异,尽量做到文化信息等值或对等。   加拿大翻译家让·德利尔教授曾指出:“代码转译是确立词的一致关系;翻译是寻求信息等值。”[ 1 ]他指出“词义等值”、“语言等值”等是“代码等值”的同义词;“意义等值”、“语境等值”、“信息等值”等是“翻译等值”的同义词。德利尔先生的翻译标准观对国际商务英语翻译具有很大的指导意义。然而,国际商务英语的涵盖面太广,涉及到众多的不同领域,所以国际商务英语的翻译标准有其特殊性,即标准的多重性。所谓多重性,指的是针对不同文体翻译的标准有所差异,从而灵活使用这些标准。英国翻译家比特·纽马克[2 ]根据语言学家布莱尔和雅克布森的语言三大功能①提出了语义翻译和交际翻译的理论。语义翻译侧重信息内容,交际翻译侧重信息产生的效果。他指出,由于文体不同,其侧重点也有所不同。因此,我们对国际商务英语涉及到的法律法规文本的翻译和对广告的翻译是不同的。由于法律法规具有规定性,约束性,用词很严谨措辞谨慎;广告语言用词灵活夸张。因此,翻译时前者应侧重语义翻译,注重原文语义信息与译文语义信息、原文风格信息与译文风格信息对等;后者应侧重交际翻译,注重效果上的对等,即关注原文读者反应与译文读者反应的对等。   语义信息对等和风格信息对等是国际商务英语翻译中最基本层面的对等;在此基础上,若原文承载了文化信息,译者必须无条件地设法将原语中的这种文化信息最大限度地传递到译入语中去。原文的文化信息与译文的文化信息等值是国际商务英语翻译中深层面的对等,因此十分隐形。在国际商务英语翻译实践中,语言转换过程中文化信息的丢失、扭曲常常发生,而且译者还毫无察觉。如:我国一种叫“白象”牌的出口干电池,英译成White Elephant , 似乎没有不妥之处。但是,a white elephant 是一条固定的英文短语,意为“沉重的负担”( a burdensomepossession) 或“无用而累赘的东西”(useless) ,既然如此,谁还花钱购买呢? 中国制造的“金鸡牌”闹钟在国外有较高的声誉,但其英文译名Golden Cock 令英美国家的男人捧腹大笑,令女士羞涩难堪。因为,Cock 在这些国家除有“雄鸡”意义外,还有“雄性生殖器官”之义,英美国家常喻指男人生殖器,所以该译名给人一种粗俗、缺乏教养的印象。再比如,Elect rolux 是斯堪的纳维亚的一家吸尘器制造商,它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英国取得巨大成功的时髦语却在美国遭到了挫败。“没有什么能比Elect rolux 能吸(suck) 尘”(Nothing sucks like an Elect rolux) ,这句话在英国与在美国有很大的不同。在美国“suck”这个词的俚语是多虱的(lousy) 。   以下就国际商务英语翻译时语言转换过程中文化信息的丢失和扭曲进行探讨。   二、文化差异引起的国际商务英语翻译中文化信息不等值的几种情况据悉,全世界每年有多达4 万种产品被介绍到全球市场(一半以上传到美国) 。这些产品中大约85 %都失败了。“国际营销的成功之路是建立在错误营销和广告战役中失败的废墟之上。他们中大多数失败是由于跨文化交流的错误。”[ 3 ] 这些交流失败要么是忽视文化差异,要么是对文化差异的无知所造成的。国际商务英语翻译者需要了解这些差异的起因,以便在翻译过程中处理好文化上的差异。   一般地,导致文化差异有以下几个因素:地理位置引起的文化差异、对事物认识的文化差异、颜色的文化差异,等等。   由于文化差异的客观存在,原文中的文化信息有时很难翻译到译入语中去。因而,等值的标准就不能完全做到。文化差异会引起几种不对应的情况:   (一) 原语中的指称对象在译入语文化中根本不存在或罕见或被忽视。   现代科学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翻译工作者常常感觉到跟不上步伐。医学领域尤其如此,对于象Int ralipid ② , Vamin ③ , Pedel ④ , Sulvvit ⑤等这些药品,我国医学界没有与之相对应的产品,因此便无相应的术语,人们只好采取音译或直译法而将它们分别译成“英脱利匹特”、“凡命”、“派达益儿”、“永乐维它”。不难看出,这些中文名称没有表明产品的用途特点,译文没有美感且拗口。相比之下,Bratoban ⑥ ,其中文译名“百多帮”更显得亲切,与家用品的联系更紧密。Bricasol ⑦ ,对应的中文译名为“喘康速”,其产品功能得到很好的表达。   大家所熟悉的美国运动系列商品Nike ,本意是希腊神话中胜利女神的芳名,因此商标Nike 能使英语国家的人联想到胜利和吉祥。但若按音译为“奈姬”或是“娜基”之类,中国消费者便会十分费解,不知其意。翻译前辈在翻译时模仿其音节,并考虑到运动服装应该具有经久耐磨损的特点,将它译成了“耐克”,既有坚固耐穿的含义,又包含了克敌必阻的意思。虽然如此,Nike 所蕴涵的西方文化信息对中国人来说,不可能像英语国家的人那样想起Nike 女神,翻译中的文化信息被丢失。同样,中国文化的“鸳鸯”常用来比喻夫妻,而mandarin duck 却无此含义。   (二) 原语文化在概念上有明确的实体,而译入语文化不加以区分或恰恰相反。   “龙”(dragon) 在汉语里是“权威吉祥力量”的象征,所以许多商品以此命名。但是,在西方文化中,dragon 指邪恶的怪物,是罪恶的象征。圣经故事中恶魔撒旦( Satan) 就被认为是the great dragon。另外,dragon 还有“泼妇”的意思。因此, dragon 在英语国家人民中所引起的联想与中国人心目中的“龙”是完全不同的。鉴于此,我们在翻译“亚洲四小龙”时, 经过文化转化处理, 将其译为Four AsianTigers , 而不是Four Asian Dragons ,因为tiger (老虎) 在西方人心中是一种强悍的动物。前文谈到的“白象”牌电池的英文译名White Elephant 也属此类问题。鉴于西方故事中狮子是众兽之王,狮子象征力量、勇敢、威严,因此,可否建议将“白象”牌电池的英文译名改为Brown Lion 呢? 同样, “金鸡牌”闹钟英文译名也建议改译为Golden Rooster ,从而让使原文读者与译文读者获得同样的审美感受。   一家英国Hunt - Wesson 公司把新产品BigJohn 介绍到讲法语的加拿大,法语译名为Gros Jos , 使市场沉闷,之后才发现这个短语在法语俚语中的意思是“大乳房”。同样,在意大利,一个翻译错误使英国Schweppes 公司非常难堪。在一次广告战役中,该公司的产品Tonic Water (汤尼水⑧) 被译成了Schweppes Toilet Water 。   (三) 原语和译入语中同一个指称对象可能由字面意义不同的词语加以指称。   英语这门语言的创造力和包容力是很强的。前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驾驶“东方”号宇宙飞船首次绕地球飞行成功后,英语中便有了cosmonaut 这个英语单词。当“阿波罗”登月飞船于1969 年7 月20 日奔向月球,美国宇航员阿姆斯特朗正在月球上迈出“人类的一大步”时,又一新的英语单词ast ro2naut 便诞生了。2003 年10 月15 日,中国“神舟五号”成功地把首位中国太空人杨利伟送入太空,使中国继前苏联和美国之后,成为第三个可以送人上太空的国家。也许,人们为了纪念中国航天事业这一新里程, 在英语词汇中, 便将“太空”的汉语拼音“taikong”与前两个单词的同一后缀“ - naut”组合成复合词taikongnaut 了。从语言本身的角度来讲,这三个英语单词的意思都是“宇航员”,但由不同的词汇来指称,他们所蕴涵的国家主权信息、政治信息、科技信息等微妙含义,大家都能体会。   东西方的酒文化也是可以进行比较的。中国盛产“白酒”,有人将它按字面意思翻译成white wine ,但殊不知这white wine 是白葡萄酒, 而spirit s 或liquor 才能与中文的“白酒”对等。再看英语和汉语中都有表达“干货”这一指称对象的词语,正确的英文术语是dried food and nut s ,而不能译成dry goods(纺织品) 。这方面的例子不胜枚举。   三、国际商务英语翻译中的文化信息调整不同的民族文化之间有许多差异,国际商务英语翻译者需要了解这些差异,以便通过恰当的翻译方法来达到文化信息灵活等值(Dynamic MessageEquivalence) 。要做到文化等值,就必须对两种语言的文化进行对比,这种对比具体体现在译入语中寻找“对等语”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译者必须在商务英语翻译中对文化上的差异做些调整。在以下情况下,对文化上的差异可以做出调整:原文指称对象可能引起读者误解;原文指称对象似乎毫无意义;译入语“语义过载”而让读者费解。指称对象是词语句子和篇章反映的客观世界。英语和汉译语词语的所指常常相同,反映客观世界的同一物体或同一现象,体现相同的语言功能。然而,不同文化环境的人对大自然和社会的认识深浅程度不一,角度也不相同,作为文化载体的语言,必定有着丰富的文化底蕴。语言的这种特殊性又使汉语中的某些词语在英语中只能找到部分对应的词语,甚至根本就没有对应语,出现词语空缺。反之亦然。例如:“三资企业”,“精神文明”等汉语词语在英语中存在“意义空缺”,因而其文化负载最重,翻译时须进行文化信息调整。对于汉英词语的指称意义翻译一般有四种方法,即直译法、意译法、音译法、音译和意译结合法。   (一) 直译法   直译法是指在不违背译入语文化背景的前提下,在译入语中完全保留原文语言词语的指称意义。   例如:假冒伪劣商品(fake or poor quality commodi2ties) 、“钻石”牌手表(Diamond wrist watch) 、汇率并轨(a uniform exchange rate) ,most - favored - nationt reatment (最惠国待遇) 、income tax (所得税) 等等。   直译法是我们常用的一种翻译方法,但当译入语有多个同义词时,译者要进行优选。比如: 中国服装“七匹狼”商标的英文译名Septwolves 就是一个败笔。虽然Sept - 在英语中是表示“7”的构词前缀,但它又有“腐败、脓毒”的意思,因此译名“语义过载”。根据西方文化给我们的启示,如果将其翻译成7 - wolves ,便契合了西方人的理念。   有时,为了保持原文符号意义的完整,译者可采用直译加注的方法。例如:对外开放取得新进展。2003 年共批准“三资”企业120 家,全省“三资”企业已达480 家。   New progress has been made in the process ofopening to the out side world1 In 2003 , the provinceapproved 120“Three Forms of Ventures”( Sino -foreign joint ventures , cooperative enterprises andwholly foreign - funded enterprises) , the total num2ber of the“Three Forms of Ventures”reached 4801通过直译加注的方法,既对词语的指称意义作了说明,又巧妙地保持了原文的语言风格,传递了相似的文化信息。   (二) 意译法   意译法是指译者在受到译语社会文化差异的局限时,不得不舍弃原文的字面意义,以求译文与原文的内容相符和主要语言功能相似的方法。意译法是国际商务英语翻译常用的方法,它保留了原名的特点和形式。意译可分为两种:直接意译和转换意译。   前者即将源语言在词典中相应的意思译为目的语,如:t ransit t rade (过境贸易) 、listed stocks (上市股票) , “长城”牌( Great Wall) 等等。再看“成都紫薇酒店”的英文译名PRIME HOTEL ,也是成功采用意译法的典范。紫薇星在中国星象学中其星宿排名居首位,而英语的PRIME 有“第一的”、“首位的”之意。   转换意译指译者不按词典的释义来翻译源语言,而是在了解商品的特性和兼顾本国消费者心理的基础上用另一个意义来取代原意,使其与商品本身特点直接挂钩, 如: walkman (随身听) 、Whisper(护舒宝) , 厦新电子( Amoisonic ) 、海信集团(HiSense) 等等。而中国商人渴望的“开门红”,我们只能意译为get off to a good start 。   再比如“争取运动成绩与精神文明双丰收”这句北京召开亚运会时用的口号, 是译成For a goodharvest both in sport s and morals 好呢,还是译为Forbetter (athletic) records and sport smanship ?[4 ] 由于英语中的good harvest 除好收成外并无其他语用意义,将它与sport s 与moral 放在一起便显得不论不类,令人费解,因此不能直译而只能意译。另外, “精神文明”译为moral 也不妥,它容易让人产生男女关系上的误解。程先生将原文改译为For better (ath2letic) records and sport smanship 不仅用词准确达意,而且行文简洁流畅,再现了原文的信息功能和美感功能。   (三) 音译法   音译法是指用音位为单位在译文中保留源语言的发音以便突出原文主要语言功能的翻译方法。较为著名的范例要数美国的Cocacola ,它被译成“可口可乐”,既保持了原词的音节和响亮,又使人———听便知是饮料商标。这就把原来本无特定含义的词翻译得有声有色,令人回味无穷;而且“可乐“已经成为现代社会中饮料的代名词,可见其译名在文化中的渗透力。同样,中国文化对西方文化具有类似渗透力的一个译名可能要数中国的“气功”、“功夫”等词语了,其译名qigong , gongfu 保留了我们的名族文化特色。   由于英汉两种语言的结构不同,我们在进行音译商标时须认真研究商标在字母组合上的不同。国外商标字母之间连贯性强,读音一气呵成,如Park2er ,Aspirin , Siemens。音译商标既然是对外宣传用的,因此字母的组合应按照英文的特点,译文要书写连贯,朗朗上口,形意协和,在音似的基础上灵活翻译,不要总是用汉语拼音来进行翻译。如:“鄂尔多斯”羊毛衫的原英文商标Eerduosi 就是纯粹的汉语拼音,后经广泛征求意见并向外商讨教,改译为Er2dos 注册,为企业创造了良好的企业形象,产品远销美国、德国、英国等地。同样,我们可否建议将四川的“沱牌”酒商标Tuopai 改译为Tobuy ,将“三笑”牙膏商标San xiao 改译成Trismile ?不过,使用音译时要特别注意词的语用意义,千万别为一时的方便而犯忌忌讳或闹笑话。例如“马戏”牌扑克牌被音译成Maxipuke ,这似乎也是符合翻译技巧和原则的。但万万没有想到,这个译名正好是两个英义单词Maxi ( = very large or particularlybig 特大的) 和puke ( = vomit 呕吐物,催吐剂;令人作呕的人成物) 组合构成的一个复合词,其指称意义变成了“剧烈呕吐”的意思,译名“语义过载”。人们玩扑克无疑多为娱乐,但这种Maxipuke 牌扑克不仅不给人快乐,反而令人感到恶心,可想象其销路将会如何惨淡。   (四) 音译和意译结合法   音译和意译结合是指在英译中既保留原文的发音又能体现原文的指称意义,以谐音又谐意的方式达到功能相似。这种方法的使用一般有两种形式,一是在拼音之前或之后加上一个表意的词, 如Goldlion ,中文译名将gold 一词保留原文指称意义“金”;而lion 一词来取音译手法,两者结合在一起便有了驰名全中国的“金利来”商标。它不但气派恢宏,而且含义大吉大利。尽管和原意不尽相同,但其宗旨、作用、效果是一致的。其他值得列举的例子还有许多,如Truly ,前一字取意,后一字取音,译为“信利”。Accord 译成“雅确”,是一种手表的商标,前一字取音,后一字取义。Fiyta 译作是“飞亚达”也是音意结合的典范。Pizza Hu 曾译成“必胜客”,在意义上脱离了快餐的味道,也丧失了中国人对其原有食品的熟悉与亲切感。后改译成“比萨饼”实在,“比萨”是音译,“饼”用来描述食品的种类。这样既可表达意大利是该美食的故乡,又能借助比萨斜塔的声名唤起食客对意大利美丽风光的联想。   一种“索”牌塑料绳具,有人把它音译成Suo , 也有人试着直译为Large Rope ,或干脆意译为St rong ,但这些英译名都不如采取音意结合方式将其译为Solid 好(李虹虹译) 。译名Solid 避免了单纯音译的空洞感和直译的平淡感以及意译后产品标牌的不一致性。“索”的汉语拼音suo 与英语Solid 的so 为谐音,而Solid 在词义上又与原文“坚固耐用”的涵义相吻合,收到了音谐意谐的双重效果。从语言功能看,原文的信息功能、美感功能和祈使功能(使人产生购买欲望) 都得到了有效传递。受Solid 英文译名的启迪,可否采取音译和意译结合的方法对上述“马戏”牌扑克牌取名为Magicard (magic + card) 呢?需要指出的是,鉴于商务英语翻译是一项涉及不同商务业务的极其复杂的符号转换活动,人们期望的“等值”或“对等”只能是一种理想,因此, “等值”是一个相对的概念。绝对的对等是不存在的,尤其是在源语言承载了文化信息,或在译入语中存在“意义空缺”,因而其文化负载过重的情况下,翻译时必须进行文化信息调整,尽力减少语言间“代码转换”过程中文化信息的丢失,从而做到译文与原文“相似”。   注释:①这三大功能是:表情功能(expressive function) 、信息功能(in2formation function) 和呼格功能( vocative function) 。比特·纽马克在其基础之上将语言功能分为六类:信息功能(information function) ,传达信息;表情功能(expressive function) ,表达感情;祈使功能(voca2tive function) ,使读者或听者作出文本所期望的反应;美感功能(aes2thetic function) ,使感官愉悦;酬应功能(phatic function) ,使交际者保持接触,也可反映交际者之间的关系;元语言功能(metalingual func2tion) ,指语言解释或命名自身特点的功能。该六大分类颇适用于翻译,它引导我们在分析语言功能时应从整体着眼,研究并再现原文的功能时,也应从文本、语境、语域和社会结构等方面进行整体考虑。———笔者注。   ②一种静脉注射用的脂肪营养液。   ③一种氨基酸注射液。   ④一种微量元素注射液。   ⑤一种水溶液维生素注射液。   ⑥外用抗生素软膏,家用常备药品。   ⑦治疗哮喘的气雾剂。   ⑧又名“奎宁水”,以奎宁(quinine) 调味的含矿物质的饮料。 参考文献: [ 1 ] 让·德利尔1 翻译理论与翻译教学法[M]1 孙慧双译,北京: 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8 :641 [ 2 ] 比特·纽马克1 翻译探索[M]1 英国普卡蒙出版社,19821 [ 3 ] Charles Mitchell , International Business Culture ,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 , P1169 , 2001 [ 4 ] 程镇球1 汉英翻译问题[J ]1 中国翻译,1991 , (3) 1 [ 5 ] Hatim B1 跨文化交际[M]1 上海:上海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11 [6 ] Eugene A1Nida1 语言与文化———翻译中的语境[M]1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21 [ 7 ] Charles Mitchell1 国际商业文化[M]1 上海:上海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011 [8 ] 包惠南1 文化语境与语言翻译[M]1 北京: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11 [ 9 ] 胡文仲1 文化与交际[M]1 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19941 [ 10 ] 王佐良1 翻译中的文化比较[M]1 北京:外研社,19891 [ 11 ] 刘宓庆1 文体与翻译[M]1 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19851 [ 12 ] 骆贤凤1 文学翻译的归化与异化论略[J ]1 西南民族大学学报,2003 , (12) 1
96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国际商务 英语翻译 文化 信息 等值 研究 责任编辑:zhujp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出口退税政策支持企业“走出去” 下一篇商务部:出口退税调整尚未最后确定

评论

我来说两句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版权声明 | 关于世贸 | 世贸房产 |